荔枝app登记表

大家在功德王王府开心地用了午餐。

而流光已经跟上官潇潇商量好了,让上官潇潇辞职了。

倒不是说让她放弃特长跟梦想,从此做家庭主妇的意思。

而是他们夫妻俩都很清楚,这个孩子来的有多难。

流光笑着道:“我跟女娃娃说好了,等着孩子出生了,交给父母带着,家里再请育婴师带着。

而女娃娃也不用再去医院给别人打工了。

我打算,为女娃娃开一家专门针对脑科的医院,叫潇潇脑科医院。

让女娃娃自己当院长!

而且,我们还可以多多做一些公益活动,不仅仅是帮助宁国有脑病的患者,还有国外的,我们也想帮助。

这个孩子是个小生命,来之不易。

上天给我们一个小生命,我们就要感恩,就要回报上天,努力将我们的价值发挥到最大,帮助更多的人。”

大家听着,都很受感动。

树荫下白纱裙气质少女

齐齐举杯:“祝孩子平安诞生、健康成长!”

当天晚上,迩迩跟圣宁就被倾羽他们叫去幻天阁地结界里炼丹去了。

而洛杰布则是坐在书房里,抱了一堆一堆的字典,戴着眼镜,认真看着。

他还把倾慕给叫过去,让倾慕帮着提提意见。

倾慕瞧着这么大阵仗,笑道:“皇爷爷是想给功德王的孩子起名字?”

“对啊。”

“太早了吧。”

“不早不早。”

“这才刚怀上,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!”

“那就起个中性的!”

“皇爷爷,这还是让人家功德王夫妇做主吧!”

“、、”

洛杰布抬起头来,望着眼前风神俊美的孙子,缓缓摘下眼镜。

是啊,流光结婚了,有太太了,这是属于流光跟上官的孩子,应该给他们自己做主。

一种淡淡的悲凉涌动在洛杰布的脸上,他忽而对着倾慕伸出手去。

倾慕面色一变,立即上前。

可是腰肢当即被洛杰布抱住。

脸颊贴在孙子的肚子上,洛杰布难过道:“一眨眼的功夫,你们都长大了。

流光也长大了。

我老了,做不了你们的主了。

倾慕啊,你说我是该高兴,还是该难过啊?”

倾慕嘴角抽了抽,望着怀中孩子一般的老人,伸手拥住他的肩头:“皇爷爷,您该高兴的。”

洛杰布忽而在倾慕怀中蹭了蹭。

倾慕的衬衣是白色,被他一蹭,那一处透明了。

明显是泪水。

“皇爷爷?”他紧张起来:“您还好吗?”

洛杰布深呼吸,放开他,道:“我好着呢,喜极而泣,我就是有些喜极而泣。”

倾慕笑了。

他往后退了一步,斜斜倚靠在书桌前,道:“其实这感觉,应该就像是夜康小叔叔对雪宝是一样的。

他好像是嫁了个闺女,你好像是儿子自立门户娶了个媳妇。

但是,你一手将流光养大,总要看着他成家立业、自力更生啊。

他过得好,才是真的好,不是吗?”

洛杰布合上了字典,笑着道:“呵呵,人老了,有时候难免多愁善感。

没事了,没事了,你去忙你的去吧!”

倾慕深深看了他一眼,转身出去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大家在楼下用早餐。

小五被洛杰布抱在怀中喂着,忽而,洛杰布接到了流光打过来的电话。

他笑着道:“流光啊,你终于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呀?

我以为,你都不记得我了。”

其实原本,他昨晚就像带着小月牙去一趟功德王府。

可是上官的父母,不知道哪里就那么迷信,非拉着流光上山烧香去。

搞的洛杰布昨晚想见见流管也没见成。

他一肚子兴奋变成了一肚子怨气,然后在书房里想名字,又被孙子泼了冷水。

所以现在,接了流光的电话,洛杰布地声音听起来病恹恹的,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流光在电话那头笑了笑,道:“知道你现在天天在幼儿园当老师,比较辛苦,就专门挑了你早餐可能空闲的时间打电话。”

“噢!你找我有事呀?”洛杰布问:“什么事情呀?”

倪夕玥扶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