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官网免次数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泽建见元冰的电话一直打不通,唯有先休息了。

可是他心里有事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天蒙蒙亮,他就醒了,给元冰打过去,开机了!

他赶紧坐起身,小心翼翼等着,良久,他以为她不会接电话的时候,那头传来微弱的一声:“干嘛?”

这一声,听得泽建的心里软的一塌糊涂。

他看向窗外的微光:“我想了,怕生气,打电话想跟解释,但是关机。我心里慌,一晚上也睡不踏实,刚才又给打了过来,接了,我好开心。”

元冰在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又道:“我今天有重要的工作,会很忙,晚上八点以后有时间。自己也先考虑休息跟工作的事情,我们都有空了,再联系。”

她实在是困,也考虑不到那么多,只想直白地交代清楚赶紧睡觉。

可泽建听着,心里就不是滋味了。

她忙,还让他也去忙,两人不要着急联系,等回头有空再说?

这不还是生气不想搭理他的意思?

白色气球少女肉嘟嘟脸蛋纯白长裙元气天真烂漫写真

泽建深吸一口气,翻出兄弟群的记录,开始参考弟弟们给他出的法子。

早上。

倾容临时请了半天假,陪着妻子用早餐。

他让子曰去叫倾容。

结果子曰回道:“大少爷六点半就走了。”倾容一怔,想想笑着道:“估计是没想着我们今天肯定会去下聘,我昨晚跟他提了,他也跟冰冰说了,两个孩子八成是羞涩的。而且这种事情,该是咱们做长辈的出面给孩

子做主的。”

昨晚她也跟倾容分析的很透彻。

他们皇族世家,最怕的就是求娶来历不明的女人,或者身份地位不够的、学识眼界不够的,比如夜安。

元冰是大头夫妇的女儿,这已经是最保险的姑娘了,她还干练懂事,漂亮聪慧,已经非常好了。

其实外头很多普通百姓家,也都是天南海北去结亲的,可是洛氏家族不同,太多的利害关系,牵一发而动全身,有时候内家子都是相互联姻以求自家、主子家皆能安稳。

倾容笑道:“那咱们吃完就过去,大头也只请了半天假。”

另一边,元冰因为有工作,早早就离家了。

元晴去敲门,发现女儿已经不在。

虽然这是女儿工作的常态,一个月中总有那么几天是要早出晚归,可今天婆家过来下聘,女儿还要工作,这未免不礼貌?

元晴有些不安地看向丈夫:“小冰上班去了。”

大头笑了:“谈下聘的事情,是双方父母谈的,她其实在的话,也大好。有些难题,父母解决就行了,女孩子嘛,就开开心心谈爱、开开心心嫁人就是了。”

大头夫妇刚吃完早餐,家门就响了。

一开门,倾容两口子笑呵呵地站在门口。

后头乌压压的一群人。

大头赶紧把人请进来:“别换鞋别换鞋,知道们要来,今天都没拖地。”

倾容他们笑着进屋,因为都是相识已久的熟人了,彼此说话也热络。

子曰带人进来,一份份聘礼用珍贵的百年紫檀木精雕的匣子装好,又用大红的绸缎绑上,大家郑重地捧在手心里,放置在空旷的茶几、餐桌上。

子曰递上礼单。

大头接过,子曰笑着令众人出了门,却没有立即关门,而是含笑齐声道:“祝大少爷跟大少奶奶琴瑟和谐、百年好合!”

那声音,震耳欲聋。

整栋楼、甚至隔壁楼道都听见了。

乌泱泱一群人捧着东西来了,又列队离开,在楼下等着。

左邻右舍瞧见,纷纷明白了,肯定是孝贤王府来向元冰下聘了。

可怜他们的要么没有女儿,要么女儿没有元冰这般好的命,那泽建可是皇孙啊,将来努把力,定能加官进爵。

客厅里,众人静坐。

大头夫妇拿着礼单瞧过,发觉这完全是按照王妃的份例备的,不由心下忐忑。

元晴有一说一,直接来:“这个太重了吧?”想想也迎上去,笑道:“不会太重,泽建本就是皇孙,又是亲王府的嫡长子,虽然没能世袭爵位,但是他才能卓越,品德醇厚,我相信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带着小冰从王府

的梅园搬出去自立门户了。”

大头两口子也知道泽建要被立郡王的事情。

但是,毕竟现在还没有啊。

想想又道:“们不要担心,我昨晚跟皇后商议过了,皇后也乐意我们按照这个份例来,她还开玩笑说,只要不越过她皇后的份例,她都喜闻乐见呢!”

大头两口子稍稍放心,但是,面对这么重的聘礼,他们也要想法子拿出差不多的嫁妆,不然不是委屈了女儿?想想就是个人精,看看他俩略带愁容的脸,便笑着道:“今天不过是下聘,领证,给彼此一个名分。主要吧,这年轻人谈爱,有时候血气方刚,万一冰冰跟小五家媳妇那

样,提前有了孩子,总归对冰冰、对孩子都不好。所以太子殿下说的也对,该领证就领证,领了证,生几个娃娃都可以,没人敢乱嚼舌根子。”

大头也知道倾容的王妃是个爽快的人,直肠子,有什么说什么,所以他们不会往坏处想。

只是,他皱了下眉:“今天领证?冰冰一早出门,怕是有重要的工作……”

“哎呀呀呀,”想想忙摆摆手打断了大头的话,笑的乐不可支道:“孙伟成在宫里就行了!”

宗亲结婚,手续都是在孙伟成这里办的。

如果不方便回宫的,也可以跟普通百姓一样,在民政局办理,再上报给宫里。

孙伟成掌管皇室成员的一切事务!

大头笑了:“好吧!”

元晴问:“那,冰冰是不是晚上就住到王府了?”

“都可以呀!”想想又道:“不过,她在宫里工作,我倒是觉得她住在娘家会方便许多。以后,建建如果不忙了,也可以来们家里住。”

元晴也是个精明女儿,见想想他们根本不提嫁妆的事情,她心里过意不去:“冰冰的嫁妆……”“不急!”想想摇头:“等泽建将来单独立府,们再给,就当他们小家的启动资金。而且,我觉得,们培养了的这么好的姑娘,就这样给我们家娶来了,已经是我们占了

大便宜,我们都不好意思要她添嫁妆呢!”

大头夫妇喜上眉梢,听着想想的话,他们是非常喜欢元冰的。

这样元冰嫁过去,肯定也不会受委屈。

而且倾容从进门到现在,虽然没怎么说话,但一直在笑嘻嘻地点头,不停地点头,显然倾容也是对元冰这个儿媳非常满意的。

大头夫妇互相看了眼,又道:“好,我们去找孙伟成,给孩子们领证!”

孙伟成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,倾容率先进来。

孙伟成忙起身:“孝贤王怎么跑我这里……”

紧跟着,想想、大头夫妇都进来了。

孙伟成笑了,他好像有些懂了。

虽然这还是第一次,两家父母作为代表过来给两个孩子领取结婚证,挺新鲜的,但是仔细一想,两个人的结婚不正是两个家庭的结合吗?

两边父母都满意,都和睦,这对新人又本就优秀恩爱,那必能长长久久的。

片刻后,他们拿着各自孩子的小红本回去了。结婚信息已经登记入网,小红本也盖了刚戳,唯一缺的,就是新人的照片,还有……他们本人还不知道!